Menu
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废品行业服务最早,回收技术最专业的废品回收公司。公司设立在辽宁沈阳地区,从事20多年回收行业,值得信赖!

当前位置主页 > 钢笔 >

无风|LOFTER(乐乎) - 让趣味更乐趣

日期:2019-11-03 23:06 来源: 钢笔

  打开新页 荧光绿关注 关于冬天 老套的英雄救美,是敞开心扉的开始,前文见合集。 风息很怕冷,这是无限近期才发现的。 龙游十一月还不算上冷,在别人还穿着各色风衣招摇过市时,风息已经翻出厚厚的羽绒服,带上冬帽,脸藏在针织围巾里只露出圆圆的眼睛,把自己裹成了球。 即便是在屋子里,也依旧手脚冰凉,无限曾无意中触碰到风息冰一样的指尖,他甚至怀疑空调是不是坏了,不然风息怎么会在家里冷到这种地步。 “体寒而已,我从小就这样。”风息裹着被子见怪不怪,为了避免影响他人,他将空调开到了正常的温度,自己则抱着被子在房间里移动。 “我身上还挺暖... 老套的英雄救美,是敞开心扉的开始,前文见合集。 风息很怕冷,这是无限近期才发现的。 龙游十一月还不算上冷,在别人还穿着各色风衣招摇过市时,风息已经翻出厚厚的羽绒服,带上冬帽,脸藏在针织围巾里只露出圆圆的眼睛,把自己裹成了球。 即便是在屋子里,也依旧手脚冰凉,无限曾无意中触碰到风息冰一样的指尖,他甚至怀疑空调是不是坏了,不然风息怎么会在家里冷到这种地步。 “体寒而已,我从小就这样。”风息裹着被子见怪不怪,为了避免影响他人,他将空调开到了正常的温度,自己则抱着被子在房间里移动。 “我身上还挺暖和的。”无限只穿了一件薄睡衣,他坐在风息身边用手掌包住他冰凉的手,他的手掌很大,能把风息的手整个包起来,不同于空调硬邦邦的热度,掌心干燥温暖,叫风息莫名安心。 只可惜这温情场面只维持了三分钟,在双手获得足够温度之后,风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抽了回来,并且把无限踹远到离自己半个身子的地方。 和自己比起来无限真的很暖和。随着天气逐渐变冷,连很原本黏自己的小黑都会缠着要无限抱,然后把小手伸进他的腋窝里取暖,无限也因此成功获得了风息的妒忌,以至于后来无限恨不得把“我很暖和,快来抱抱我吧”写在脸上。 但作为一个拥有猫系男子骄傲的男人,风息完全不为所动,严词拒绝到他怀里取暖,并且固执的不允许无限送他去上课,连在校门口停一下也不行。 无限是个传统且耿直的男人,对于老婆的要求,只要不是太过无理,他都会照做,仔细想想,这也许就是他单身三十年的原因之一吧。 所以当风息每天穿着笨重的外套哆哆嗦嗦的从学校里溜达出来去坐地铁时,他恨不得穿越回去抽拒绝坐车的自己两巴掌,顺带敲一敲无限的脑壳看看里边到底装了多少水。 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给无限打电话叫他来接。 冬日寒风总是侵肌刺骨吹得骇人,今天的风又格外大,在教室里耽搁了些时间,风息出来时校门口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他拢了拢外衣,一边走一边想着要不要去附近的便利店给小黑买些烤红薯,他好像很喜欢。 还没走到便利店,便被人挡了去路,那人生得高大,直接遮住了他全部视线。天刚刚擦黑,街边商店的灯牌亮了一片,风息借着灯牌微弱的光看清了那个人的脸,他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被抽空了,他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转身就跑,被人抓着帽子提了回来。 “听说你过的不错啊,钱都还清了?”那人拽着风息的领子将他拖到自己身侧,突然的窒息使风息剧烈的咳嗽起来,他想起无限给他还钱的时候这个人好像犯事进了局子,自己也把他忘记了。他拽着被扯到变形的衣领用力向外拉,使自己能够重新获得氧气,他已经没有力气呼救,只用微弱的气音对那人说道。 “放开我……我还你钱。” 风息紧咬着唇双手插兜走在前头,围巾在方才的撕扯中变成了一堆绒线,失去温暖庇护的脸苍白如纸,鼻尖冻得通红。离他半米处不紧不慢的跟着两个男人,与他商量好一起去最近的ATM取钱。 无限给的卡他一直随身带着,还这几个人的钱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但这几个贪得无厌的家伙见到卡后肯定不会就此罢休。他的右手口袋里放着手机,解锁后通讯录的第一个号码就是无限的,即便不看屏幕也能轻易拨通。但他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给无限打这通电话。 算了,给他们钱就是了。 站在ATM取款厅门口,风息已经彻底放弃打电话的想法,根本没有麻烦无限再来一趟的必要。他朝着身后的三人摆摆手:“你们在这等我吧。” 但最坏的情况还是如风息所想的那般应验了,在他按完六位密码后,便被人一把摁在了地上。这么冷的天,取款厅里根本没有其他人,房顶上的白炽灯好像坏了,忽明忽暗的闪着,风息叹了口气,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挨几下打罢了。 “臭婊子,还真傍着大款了,这么有钱。”那几个无赖查看了余额,激动的搓了搓手。 钱,那又不是我的钱,都是无限的,都是他的。不知哪来的力气,风息一下子掀翻压着自己的人,手疾眼快摁了退卡,然后整个人挡在了ATM机前。 他不想让别人拿走无限的东西,即便是无限并不在意的钱。 为首的无赖去推风息,但他死死扳着ATM机的外沿不放,手指被坚硬的金属割破渗出血来,无赖发了恨,朝着风息的腰重重的踹了几脚也没能让他放开。插在卡槽里的银行卡因无人取走,很快被ATM机吞掉了,风息瘫在地上得意的笑了。 “妈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无赖拽着风息的头发将他拉起来,却见张口风息呢喃着什么,他凑近去听,听到了两个不明所以的字。 “无限。” 无限站在门口瞪大了眼睛,似乎是被这场面震惊了,但很快恢复理智。迎面而来的小混混被他一脚踹开,他走向已经放下风息的无赖,侧身躲过一拳,拧着他的胳膊转了一圈,骨头响起清脆的断裂声,那无赖痛呼着蹲下,被无限狠狠的踹了几脚肚子,不再出声了。 无限把风息抱起来,看到他遍布伤痕的脸,心都碎了,他不敢抱的太用力,只能双手悬空架着他抱回车上:“对不起,我来晚了。” 风息用冷到指节僵硬的手抓住无限的衣领,他的眼睛发红,双唇不停颤抖,轻轻叫了声:“无限。” “怎么了?”无限拢着他,低头在风息还算完好的皮肉处蹭了蹭。 风息把半个身子埋进他怀里,脸颊的血迹将他的衬衫染红一片,声音闷闷的混着浓重的鼻音。 “冷。” tbc 展开 收起 无风 无限 风息 热度(2)转载分享推荐喜欢

  打开新页 苍燕关注 【无风】爸,我妈呢? 原本只是个梗,然后被我这个徒弟 @HOXI联星-星楠 这个人给串了起来,行吧,来个极速短打算了

钢笔

上一篇:

下一篇: